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知识

又一千万级罚单,花落券商界(图)

又一千万级罚单,花落券商界。 这次,指向了业界巨头。 千万罚单VS违规执念 6月22日下午,香港证监会宣布,因…

又一千万级罚单,花落券商界。

这次,指向了业界巨头。

千万罚单VS违规执念

6月22日下午,香港证监会宣布,因反洗钱、处理第三者资金转帐和配售活动等存在违规行为,国泰君安证券(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国泰君安香港”)被罚2520万港元。

罚金之巨,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香港证监会法规执行部执行董事魏建新评价称,因国泰君安的严重系统性缺失和内部监控缺失而对其采取的纪律行动,应可令持牌法团有所警惕……”

具体看,最突出“疏漏”是第三者资金转账异常。

经证监会调查发现,国泰君安在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期间为客户处理15584笔,合共约375亿港元的第三者存款或提款时,没采取合理措施,确保设有合适的保障以减低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

具体看,其多次没有记录及识别有关第三者资金转账的原因、客户与第三者之间的关系及/或第三者的身份;没有向其职员提供充足的指引,说明须就有关第三者资金转账向客户作出何种程度的查询;没有设立充足的程序规定其洗钱报告主任须在识别可疑交易一事上发挥积极作用;营运部与合规职员之间的沟通不足,无法确保客户的活动得到有效监察。

在配售方面,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间,国泰君安在担任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全球发售配售代理时,5名客户用于认购该上市公司价值2880万元股份的资金,是由同一名第三者存入他们各自客户账户内,有关金额远超自行申报的资产净值。经查明,该五名承配人中有三人是该上市公司雇员。

在侦测虚售交易及延迟汇报方面,香港证监会发现,国泰君安香港公司在2014年1月至2016年7月期间未能及时侦测到590宗潜在的虚售交易,原因是该公司缺乏足够书面交易监察程序或指引,交易模式监控系统出现技术故障。

2016年7月,其察觉到了210宗潜在虚售交易,但直至七个月后才向香港证监会汇报。

值得注意的是,国泰君安已不是第一次,在上述违规中入坑。

早在2016年5月,香港证监会就谴责国泰君安并处以罚款130万元,原因即是不遵守与确定客户身份有关的监管规定。

何以罚而不改,保持违规执念呢?

不止国泰君安。

近年来,随着香港金融市场监管制度不断从严,多家中资券商及子公司登上罚单榜。香港证监会官网显示,仅一月内已有3家“上榜”。

6月23日监管公告:禁止国信证券(香港)经纪有限公司前负责人员、董事兼交易部主管朱丽华重投业界12个月,理由是其处理第三者存款时违规。

2019年2月,国信证券子公司国信证券(香港)经纪有限公司也被开罚,因没有制定任何制度或监控措施以识别及监察存入客户银行子账户的第三者存款等问题,遭罚1520万港元。

今年4月,因内部监控缺失,交银国际证券遭香谴责及罚款1960万港元。

可以看出,回顾两年罚单,违反反洗钱制度、承销保荐未尽责是中资券商违规主因。

而从中国证监会的处罚案例看,内幕交易和信披违规是券商重灾区。同时,还存在市场操纵、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传播虚假信息、从业人员炒股等多种违法违规行为。

业绩高涨VS债券乱象

来看首创证券。

6月11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官网处罚公告:2019 年下半年,首创证券在开展债券自营业务中存在以下问题:对债券交易管控不足,在交易员和银行账户信息空白的情况下完成部分债券交易的审批流程,对交易对手方等要素的管理流于形式;尚未建立现券交易的交易对手白名单及额度管理制度。

由此,首创证券被暂停债券自营业务3个月(存量自营债券可卖出,不得新增买入,为防范流动性风险而从事的必要债券交易除外)。相关业务负责人张志名2019年绩效奖金被限,并接受监管谈话。

业内人士指出,债券交易正处强监管阶段。尤其是近年‘代持养券’业务相关风险暴露后,监管对相互租借账户、利益输送、内幕交易等行为明令禁止,并对券商、公募机构债券投资交易业务内控做出强要求。如债券交易纳入系统管理、严控杠杆率、回购交易入表等不一而足。

而首创证券此次被查,“反映出首创证券内部控制等存在缺陷,未能充分有效控制债券交易风险”,证监会表示,“部分交易链条与交易目的不明晰,存在为他人规避监管提供便利、发生利益输送或干扰市场秩序的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首创证券成立于2000年,经过多轮扩股增资,截至2019年12月31日,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首创证券63.08%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首创证券现注册资本6.5亿元。

作为中小型券商,除了监管罚单,还有业绩烦恼。

天眼查数据显示,首创证券2015-2018年营收分别为16.33亿元、11.02亿元、9.31亿元、8.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17亿元、4.28亿元、3.15亿元、1.86亿元,连续四年业绩下滑。

2019年,这一尴尬局面突然好转。营收13.53亿元,同比增长65.52%;归属母公司净利润4.24亿元,同比增长128.57%。

尴尬的是,在首创证券2019年报中提及,“2019年,债券市场运行相对平稳,经济政策处在转型的观察期。公司固定收益部门抓住市场发展新机遇,重点发展自营投资、债券交易、量化对冲等业务。公司固定收益业务联动发展,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取得的收益率超过同期债券型基金平均收益率和中债总财富指数”。

根据万德公布中债统计的2019年证券公司交易量排行情况,首创证券位列第18名;根据上交所公布的会员交易统计数据,其位列会员现券交易排行第6名;根据深交所公布的会员交易统计数据,其位列会员现券交易排行第13名。

债券业务对首创证券的业绩贡献,不言而喻。

那么,从上述处罚看,突然暴涨的业绩成色几何?合规性又几何呢?而此番债券自营业务被按下暂停键,对其后续业绩冲击又会如何呢?

事实上,债券交易粗放经营的“好日子”早已过去。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13日,已有中山证券、东海证券、华林证券、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等券商及分支机构收到罚单,部分高管也被要求限薪。

而2019年,华创证券、东海证券、万联证券、国融证券、国海证券等9家券商因在债券发行、承销等过程中违规而收到罚单。

净资本持续下滑 风控指标恶化

强监管,也对券商的短期业绩产生影响。

5月,A股38家上市券商中超九成营收环比出现下滑,合计实现营收165.19亿元,合计实现净利59.67亿元,环比分别下滑50.56%、57.17%,股权融资合计募集金额891亿元,环比下降27%;融资合计募集金额8149亿元,环比下降22%,投行业务承压。

行业巨头国泰君安,亦不例外。营收13.89亿元,同比增长21.39%,但环比下降20.89%;净利6.12亿元,环比下降23.88%。

上述成绩,也并不意外。2020一季报时,国泰君安实现营收61.45亿元,较上年同比减少8.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26亿元,较上年同比减少39.25%。

业绩下滑,叠加罚单,国泰君安在2020年的走势并不顺畅。

拉开时间维度,也不光鲜。

具体看,2016年至2018年,国泰君安营收持续缩水,分别同比下滑31.47%、7.61%和4.56%;归母净利润也呈下滑趋势,同比变化分别为-37.32%、0.41%和-32.11%。

与首创证券类似,多年业绩不振的国泰君安突然翻身:营收299.49亿元,同比增长31.83%;归母净利润86.37亿元,同比增长28.76%。在37家上市券商中,仅次于中信证券、海通证券,位列第三。

分业务看,经纪、投行、资管、自营四大券商主要业务板块均同比增长。

不过,也不乏利空数据。

年报显示,国泰君安2019年信用减值损失20.5亿元,相比2018年增长109.89%,主要是孖展和股票质押式回购。

而受股票质押式回购利息收入下滑等影响,2019年其利息净收入52.3亿元,同比下降10.38%。

报告期末,国泰君安股票质押业务待购回余额410.7亿元,较上年末下降16.6%。其中股票质押回购融出资金328.5亿元,较上年末下降17.5%;约定购回交易待购回余额7.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26.7%。

华泰证券大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沈娟表示:股票质押和孖展均发生较大信用减值损失,对业绩会形成一定拖累。

更值注意的是,净资本也持续下滑。

过去三年,国泰君安净资本分别为963.65亿元、865.76亿元和859.71亿元。2018年和2019年各同比减少97.89亿元和6.05亿元,降幅分别为10.16%和0.70%。

众所周知,作为衡量证商资本充足和资产流动性状况的综合指标,净资本下滑代表券商的偿付能力,防范流动性风险在减弱。

以此来观,国泰君安的流动性风险在加大。

铑财还注意到,2019年末,国泰君安的资本杠杆率为19.97%,较上年末下降1.57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67.5%,较上年末上涨5.31个百分点。

此外,与净资本相关的一些风控指标也出现恶化。

风险覆盖率271.23%,较上年末下降71.92个百分点;流动性覆盖率为258.18%,较上年末下降114.35个百分点;净稳定资金率为146.85%,较上年末下降4.27个百分点;核心净资本与表内外资产总额的比例为19.97%,较上年末下降1.57个百分点。

连串飘绿数据,凸显国泰君安业绩高增光环下的别样隐忧。看来,这位头部企业,也有不少烦心事。

“新掌门”的合规之战

梳理之下,无论头部企业国泰君安,还是中小券商首创证券,都有种种风控烦恼。

而一切风控与合规的问题,都是管理问题。

如何突破内控围城,念好“合规经”,考验着高管层的大智慧。

说来,二者当家人,都是“新掌门”。

2019年9月23日,原中国太保总裁贺青调至国泰君安证券担任党委书记。今年2月13日晚间,国泰君安公告其正式担任董事长。

一位金融高管评价说“他在银行、保险两大行业都工作过,从一线业务干起,在业务上是个全能手,同时又在两家机构都主抓过组织架构改革和战略规划,思路清晰,富有战略远见。为人正直、实干。”

上述言语并非夸大。

在其任职期间,中国太保开始推进转型2.0战略,形成转型项目月度检视制,对每个转型项目进行复盘,也形成了季度红、黄、绿灯评估制度,制定了年度考核激励制度。2018年底,集团总部首次组织架构改革,在一个多月里平稳完成了所有岗位和1400多名总部人员匹配到位。高质高效,可圈可点。

而国泰君安的行业地位自不必说,新帅贺青不乏机遇,亦有挑战。

对内而言,虽然国泰君安整体实力较强,但部分体现券商能力的专项业务有待提升。

首先,证券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中信建投证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中金公司、华泰证券位居投资银行业务收入前五,国泰君安15.3亿元位列第六位,仅为中信建投投行业务收入的52.61%。

显然,这不匹配其头部券商地位。

有媒体报道,国泰君安的一位内部人士曾言,今年科创板抓住了一些机遇,加大IPO业务投入,不过后续华泰、中建投还是很生猛。如何既稳健又能有狼性,是个挑战。

其次,部分线下轻型营业部长期亏损。

2016-2017年,国泰君安新设立营业部104家。其中,大部分为轻型营业部(C类部),这些营业部客户资源相对有限,很难覆盖营业成本,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如何妥当处理,是个棘手问题。

今年3月,国泰君安董事会通过了公司《2019-2021年战略发展规划纲要》。三年战略规划中,全面发挥零售客户服务和企业机构客户服务两大战略体系的集群效能,实现财富管理、买方生态、国际化三大战略引擎强力拉动。

目前看,国泰君安财富管理转型仍在路上。

外部看,“严监管”之剑高悬。过去一年中,证监会出台了一系列涉及行业经纪、信用、资管、创新等业务领域的监管政策,稳健、合规是主基调。

这也再次凸显,国泰君安内控提升的当务之急。

再看首创证券当家人吴礼顺。

2019年初,首创证券原董事长因醉驾被开除公职。2019年10月15日,吴礼顺出任董事长一职。2019年4月,公司原合规总监、总法律顾问、首席风险官周某离任。

公开信息显示,1975年生的吴礼顺今年45岁,曾任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上交所股份代号:600008)董事及ECO工业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董事。加盟首创集团前,吴礼顺曾任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经理,北京大岳谘询有限公司总监,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计划财务部副经理、计划融资部经理等。

据悉,首创环境近4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34.45%、86.44%、238.31%和23.18%。

不难看出,在吴礼顺任职首创环境执行董事兼主席的2017年期间,首创环境业绩增长最为迅猛。

这或也是其成为首创证券当家人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债券业务暂停的当下,如何提振业绩,考验着吴礼顺的大智慧。

2019年10月18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证券公司公司债券业务执业能力评价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首次证券公司公司债券业务执业能力评价将于2020年启动。

因此,被暂停债券自营业务后证券公司还会被“扣分”,直接影响其2020年分类评级结果。

显然,吴礼顺的担子也很重。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新人亦有新气象,如何冲出问题围城,铑财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铑财原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星辰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sfxc.com/n/2594.html

作者: 星辰财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